• 【有关美与丑的名言】中国落后农村婴幼儿认知与语言能力滞后比例超过40%(5)
  • 发布时间:2017-08-04 20:23 | 作者:www.law2cn.com | 来源:考拉网 | 浏览:
  • 656689948

    争取将0.1%的GDP投入到社区养育中心

    多位受访的REAP成员认为,REAP毕竟只是一个学术机构,更多的是通过科学研究,探索促进儿童早期发展的可行有效方式,依靠REAP长期投资人力物力财力来实施这些干预方案不太现实。最终的解决,还需要政府和社会各界都参与进来。

    多位受访者表示,官方已经认识到促进农村儿童发展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但是其中的细节还需要进一步明晰。

    2014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经济增长将更多依靠人力资本的质量提升。这次会议还提出“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2015 年 1 月,国务院发布《国家贫困地区儿童发展规划(2014~2020 年)》。提出到 2020 年,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儿童发展整体水平基本达到或接近全国平均水平。但该规划并未提及, 在0~3 岁婴幼儿早期养育阶段,政府应该负哪些责任。

    国家卫计委干部培训中心党委书记、新家庭计划科学育儿专家组组长蔡建华表示,在儿童早期养育方面,现有文件还是不明确,缺少具体的措施。

    REAP中方主任张林秀说,上世纪60年代,瑞典等国家就开始注重婴幼儿养育,但中国政府在这方面的投资极其匮乏。她说,婴幼儿早期发展服务,应该纳入贫困农村地区政府 基本公共服务的范畴。

    北京大学现代农学院副教授、REAP营养健康项目负责人罗仁福,根据2016年中国教育经费使用情况算了一笔账,2016年国家教育经费总投入为38866亿元,占中国当年GDP的4.2%。其中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高中阶段教育、高等教育和其他教育所占的比例,分别为7.2%、45.3%、15.8%、26.0%和5.7%。但是在婴幼儿营养和科学养育方面的投资,几乎为零。

    蔡建华告诉记者,这部分投入应该纳入政府的公共服务。“免疫接种、定期体检等作为儿童基本公共服务的一部分,这些年一直在做。现在贫困地区也在做婴幼儿的营养补充等。但是对婴幼儿养育问题的重视程度和投资,做得还远远不够,还需要一些创造性环境。”

    蔡建华说,国家卫计委、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等都在想推动这些事,他甚至还和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等预算过,大约要投入多少资金,能扭转现在的局面。

    REAP的一项调研结果证实,即便将儿童早期发展入户指导服务纳入农村地区政府公共服务范畴,所需支出也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如挪威,占GDP 的 1.4%),及巴西和阿根廷等南美国家(占GDP 的 0.5%)。

    蔡建华称,现在全国0~3岁婴幼儿有5000万左右。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今明年这个数量还会增加。这些婴幼儿中,大约三分之二没有城市户口。

    在他的设想中,全国所有的村庄、社区,都应该有一个养育中心。以每个中心花费 6 万多元计算,政府大约需要投入约 600 多亿元。“去年中国GDP首次突破70万亿,600多 亿元约占GDP的0.1%。如果能占到这个0.1%的比重,并落实到位,且资金用到实处,就可以有极大改观。”

    关于人力成本等后续性问题,蔡建华认为,政府主要做的是启动和兜底工作。人力方面,一部分仍可由现职的计生干部或村干部抽调专任。除了培训经费,公共财政所负担的人事支出可基本不变。一部分可由政府面向社会购买服务,经过标准认可、有管理能力的就可以参加。待服务模式成熟、公众观念认可后,自然会有民间资本和人力投入兴办。

    在养育师职业化方面,蔡建华称,全国有 5000 万 0~3 岁的儿童,以美国目前的从业者人数推算,中国需要800万人来做婴幼儿早期发展的工作。他认为,推动全国的政策,基本条件已经具备,包括干预模式的讨论、职业标准的建立、测评工具的准备。

    他表示,现在还在探索阶段,一些模式正在形成,一旦有了一个明确的规范,获得政府资金的支持,事情便做成了。

    人社部已在2015年版《国家职业分类大典》中,增列一项“婴幼儿发展养育引导员”。蔡建华称,行业标准将尽快达成共识,卫计委先承担培训和建立标准的研究工作,成立协会,之后会交给民间机构,大量委托社会机构来做。

    蔡建华称,他们也请了专家一起做标准的研究。“过去几年,为规范行业有序化,国家总体上是缩减职业数量的,从2200多种砍到了1400多种。但这个‘婴幼儿发展引导员’是新加进去的,这也能看出国家对这块的重视。”

    蔡建华认为,只要婴幼儿早期发展的重要性得到公众认同,足以激励社会资本投入,相关的行业规范、人才培训和专业执照制度亦能逐步建立,这样既能为国家增加就业岗位,也有助于提升婴幼儿的养育质量。

    国际学术期刊《柳叶刀》在2016年发布的儿童早期发展系列报告指出,发展中国家 0~3 岁儿童缺乏有质量的早期发展服务,会给儿童、家庭和社会造成长期伤害。给 0~3 岁儿童提供有质量的早期发展服务,具有显着的正外部性,可从源头上提升发展中国家人力资本质量,是切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根本手段。

    (原标题:农村婴幼儿能力存隐忧:超40%认知和语言能力滞后)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